权威赞誉

发布时间:2014-06-24


  客家以悠久而光荣的历史和独特的文化即客家精神立世,更以在当代社会生活中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引起全世界的注目和赞叹,被誉为“日不落的族群”。此录记若干海内外权威给予客家人高度的赞誉:

  中国共产党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指出:“在土地革命战争中,毛泽东、朱德同志直接领导的红军第一方面军和中央革命根据地起了最重要的作用。”红军第一方面军主要由赣闽客家人组成,中央革命根据地主要由赣闽客家地区组成,即朱毛红军暨赣闽苏区人民以卓尔不群的客家英雄性格,在中国革命斗争中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红军长征中,中央红军行程最长,遇到的敌人最多、最为强大。中央红军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创造了中国革命史和世界军事史的奇迹。而这支伟大的军队主要由占总数70%以上的赣闽客家人组成。

  


  中国国民党元老叶楚伧说:“一部中国近代史是客家人民革命史。朱毛红军的苏维埃革命运动,是其中的重要一环。过去讲革命史、党史,对客家人的作用没有着重阐述,应是一大缺陷。”

  1928年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中说:“这种客籍人从闽粤边起,沿湘、赣两省边界,直至鄂南,大概有几百万人。客籍占领山地,为占领平地的土籍所压迫,素无政治权利。前年和去年的国民革命,客籍表示欢迎,以为出头有日。”这段话,讲的就是客家人的革命性,还说明客家人为什么容易发动革命。他还讲到工农武装割据的存在和发展需要具备的条件:一是有很好的群众;二是有很好的党;三是有相当力量的红军;四是有便利于作战的地势;五是有足够给养的经济力。毛泽东讲的这五个方面,和客家文化传统关系密切,较为吻合。

  


  被称为ABC三大百科全书之A的标准型的综合百科全书,给读者以全世界政治、社会和文化的世纪总览,提供完整的历史背景情况的美国《国际百科全书》介绍说:“客家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民系之一。”其收集外国人关于客家记述之着作,有12种之多,后来续出之客家专篇,更不知凡几。归纳综合其评语:“客家人是中华民族中最优秀的一支,是最卫生、克勤节俭、重伦理道德、忠厚勇敢、进化之民系。”“客家是中华民族中优秀民族之一,教育普及,在全国中为最。他们都是由北方迁来的,因此语言习惯与中原各地有许多相同的地方。”中国近代力学之父,世界着名的科学家、教育家,杰出的社会活动家钱伟长在谈到客家经济文化现象时说:“客家是我国汉民族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来自中原,遍布祖国南方和世界各地。他们带去了河洛文化,并经过1000多年与当地经济、文化的结合与发展,对南方经济、文化的繁荣和对外交往的扩大,产生过不可低估的影响,并逐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化传统和社会区域,成为汉民族的一支人口众多、分布甚广的民系。”

  美国耶鲁大学教授韩廷敦在《种族的品性》一书里说:“客家人的历史,很值得研究,许多有眼力的人,不说过么,他们是今日中华民族里的精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徐辉琪所撰论文《客家与辛亥革命》中提出:“在辛亥革命的各个阶段、各个层面,都有客家志士的身影。”“从宏观角度考察,作为一个群体,辛亥革命既是对客家精神的检阅,也是客家精神一次最集中、最生动的体现。事实上,在团结互助、任劳任怨、不怕挫折、勇于进取和不图个人名誉地位,以及使用客家语言仅赖以增强和维系友情却不拉帮结派等方面,客家志士的表现是十分突出的。客家志士献身革命,根本上是为谋求民族独立和国家富强。”

  着名语言学家罗常培早在1936年就说过:“如果有人把客家问题彻底地研究清楚,那么,关于中国民族迁徙的途径和语言演变的历程,我们就可以认识多了一半。”

  全世界有两种人是专家学者研究的热门,一是以色列的犹太人,二是中国汉民族南迁形成的支系客家人。

  


  美国传教士肯贝则说:“客人确是中华民族最显着,最坚强有力的一派,他们的南迁是不顾屈辱于异族的统治,由于他们颠沛流离,历尽艰辛,所以养成他们爱国爱种族的爱国心理,同仇敌忾的精神,对中华民族前途的贡献,将一天大似一天,是可以断言的。”英国学者布肯顿在《亚细亚人》一书中,一连串举出客家人的勤劳、耐苦、节俭、慷慨、团结、爱国、敢作敢为等优点,赞美客家人是“牛乳上的乳酪”,最后认为“客家人的精神就是亚细亚精神”。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近百年中,日本蓄意灭亡中国,所以日本研究中国人也最深入。日本人山口县造着《客家与中国革命》评语:“客家是中国最优秀的民族,他们原有一种自信与自傲之气质,使其能自北方胡骑之下,迁到南方,因此,他们的爱国心,比任何一族为强,是永远不会被人征服的。气候又受到海洋交通环境之影响,养成一种岛国人民之热血与精神……翻开数百年之中国历史,没有一次政治变动是与客家人无关的。其中的例子,当推洪秀全所领导的太平天国革命,几乎全部参加革命的将领,都是客家人。其次是孙中山先生领导的革命,除了其本人乃为客家人后裔以外,其他,亦有许多是客家人。可以说,没有客家人,便没有中国革命,换言之,客家的精神,是中国的革命精神……

  日本女人以温柔顺从着称于世,而客家妇女亦毫不逊色。而且我们可以说,日本妇女之所以温柔顺从,是病态,因为她们的生活,须靠男子,不能不籍此求怜固宠;而客家妇女的温柔顺从是健康的,因为她们都能够生活,她们,纯然是真挚的爱,和传统的对于丈夫的崇敬……”日本人竹越三郎着《台湾统治志》评语:“客家是台湾最开化,最坚强和最富民族意识而不易统治的民族,他们的团结力尤其惊人,以致政府当局,不得不限制他们的住居地区,使其不得聚集在一处。”

  美国人对客家人的看法也很透彻。美国传教士罗伯密斯,在客家地区居住多年,着有《中国的客家》一书,其中评语云:“客家妇女,真是我们所见到的任何一族的妇女中最值得赞叹的了;在客家中,几乎可以说,一切稍为粗重的工作,都是属于客家妇女的责任。你如果是初到客家地方居住的话,一定会感到极大的惊讶,因为你将看到市镇上做买卖的,车站及码头上的苦力,在乡村中耕种田地的,深山上砍柴的,乃至建筑房屋时的粗工,几乎全是女人。她们做这些工作,不仅是能力上可以胜任,而且在精神上也非常愉快,因为他们不是受压迫的,反之,她们是主动的。原来客家因山多地少的关系,大部分的男子壮丁,都到南洋去谋生,或去到军政界服务了,在家中多数是有老年人或幼小的孩子,因此,妇女在家中,便成为主干,这情形粗粗看来,与原始民族社会,真是一摸一样,而实则大大不同。

  客家妇女,对于她们的丈夫,都是非常尊敬和服从的,单就这点来说,与原始社会,便有很大的差异,换句话说,,既男子仍旧是一家之长。……客家妇女,除了刻苦耐劳和尊敬丈夫以外,她们的聪慧热情和文化上的进步,也是很使我们羡慕,因为需要劳动,所以客家妇女,自有历史以来,都无缠足的陋习,她们的迷信程度,也远不及其他地方的妇女。她们的向神祈求,多是以敬重祖宗为动机。比较客家的男子来,妇女所受的教育,机会是很少的,但她们多数很聪颖,当她们在山中砍柴草时,常常是一面劳动,一面唱她们自己所创造和喜爱的山歌,而且一问一答,应对如流。有些会唱歌的男子,便会唱起含有爱情含义的山歌,向女方挑逗,往往因此成就良缘。现在这种特殊风格的客家山歌,在东方民族学中,已经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了。”

  美国传教士肯贝尔,在广东梅县传教数十年之久,着有《客家源流与迁徙》,其中评语道:“客家人可以从其他华人中,于语言上、习惯上辨别之。概言之,妇女不缠足,通常体健而轩昂,惟其如此,故能过起户外生活……。乡村居民比城市居民更能勇敢自主,她们具备全世界山居者爱好自由的特性。

  客家人之往外洋者,为数很多,无论在任何地区,均有客家踪迹,其人数仅次于广州人耳。在荷属东印度、缅甸等处,客家人特别的多。……”

  在中国传教多年的美国天主教神父拜尔德耳着有《客家易通》和《客家浅说》两书,综述其序文中评语:“客家祖先之历经变乱,流离转徙,老弱已淘汰,存者均属少壮,此乃中华民族中之精华,有如牛乳中之乳酪一般,他们将其刻苦耐劳的优良精神,传于子孙,因此,现在客家人,均具有一种聪颖坚强之特性,求知欲因亦随时发达。吾人观于各地大中学之学生成绩,客家学生常列优等,进而获选公费留学欧美日本者,更占较大之百分比,由此可知客家教育之特别发达,因由于其环境压迫使然,而客家人之优良传统,且又聪颖好学,亦其重要原因也!”

  美国韩廷敦又为现代人文化地理学权威教授,历年主持《美国地理学会杂志》刊务,其着《自然淘汰与中华民族性》评语云:“有数约百万的客家人,因从事贸易而居留于南洋群岛及欧美各国,客家的名称,英文是HAKKAS,在人类学上已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客家人的重要特性,就是能够刻苦耐劳和团结,惟其如此,故能在工作上常占优势。因为他们能团结,故能以少数外来人的身份,在当地生存和繁衍。客家人很注重武技,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自卫,因为客家传徙万里,沿途难免受到抢夺。”(上图:美国《国际百科全书》)

  法国籍天主教神父赖里查斯,曾在嘉应州传教20余年,着有《客法词典》,在自序中评语云:“为什么客家的教育会这样发达呢?我觉得最大的原因是由于环境所促成,因为这地少山多的地方,粮食不够,男子必须出外谋生,而学习谋生技能,自必先知书识字,况且祖先原由北方迁来者,皆为门户清高的人物,都存有读书为贵的观念,因此他们便极力想法设立学堂,学生大抵免费,所以虽属乞儿子弟,亦有读书求学的地方,而不致成文盲,此即所谓教育机会均等者是也。……一般来说,中华民族的特性是保留的、保守的、但客家人例外,因为客家人的特性,客家人的精神,那是革命的、进取的。……”东方语文学者科连炳汉及翁荷式泰两教授,对于客家人具有相同的见解,现归纳其评语云:“典型的客家人是勤劳的、刚强的、爱国和热情的。”

  晚清至今,英国人对中国人关系最深,英国侵略中国时间也最久,故对中国当然有深入的研究,了解当然也最深刻,且看英国人对客家人的看法如何:英国人爱德尔着《客家人种志略》《客家历史纲要》两书综合评语云:客家人是刚柔相济,即刚毅又仁爱的民族,而客家妇女,更是中国最优美的劳动妇女的典型。……客家民族犹牛乳之乳酪,这光辉,至少有70%是应该属于客家妇女的。

  英国传教士肯贝尔,在中国传教数十年,曾获“中国通”之誉。他在汕头英国人召集之宗教会议中,有如下一段之演讲:“客人比城里人勇敢,富有独立力行的气概,渴望自由。……满洲人入主中国,客家人降服最迟,其后且曾屡次自起兵反抗,第一次乃距今稍久之太平天国革命,第二次是这世纪中新近的事,即辛亥革命是也。”

  英国人巴素博士,为研究南洋汉族渊源掌故之权威学者,着有《马来西亚侨史》。该书第五章“马来各邦华侨”中,亦有数段关于客家开辟各矿之记载,其评语云:“客家侨民,素来被认为是具有急进与独立见解的声誉的民族。”

  英国人史禄国为世界着名人种学家,着有《中国东部和广东的人种》,其书中之评语:“客家地区教育最为发达,客家人有刻苦勤劳种种优点。”

  

最新更新

: 天下客家网 世界客商大会网 赣州客家网 赣州客家商会 客家联盟网